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如果你对搭建自平台有疑惑,关注优联互通,查看最新数字经济新讯息!

2021年05月15日 10:54

在这个移动互联网时代,如果企业或商家没有自平台,很容易陷入人才吸引难、创新变革难等自身发展的困境中,在市场竞争的巨浪里,也会遇到推广力度小、覆盖用户少的瓶颈。


所以想要在数字经济中分羹,就一定要摆脱传统的管理模式,把握互联网加创新的未来发展趋势,开启市场化运作模式,第一步就是建立自平台,定制开发一个符合企业或商家的自平台,提高识别度。新平台作为用户入口,高识别度可以整合已有资源,并跨界开拓新用户,帮助解决初期平台资源整合的问题。

如今智能手机普及,网民基数扩大,构建自平台把资源数字化的外部因素已经满足,其次就是创造内部因素。

平稳度过新平台构建初期,用户要求会日益多样化、个性化,此时如果功能、信息等内部因素得不到创新,不能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就有用户流失的风险。考虑到数字经济发展趋势,打造一个长期的自平台才能顺应大时代背景生存下去,需要通过开展活动、自平台应用更新等手段来提高用户使用频次与粘性。


这样的新平台构建对开发和维护团队,要求也非常高,普通的人才招揽很难达到符合的技术和经验,其耗费成本与获取的利益不成正比,外包给专业团队是最好的选择。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新平台的开发与推广,相比较于普通小开发公司,优联互通团队专业、服务手段多样,对发挥整合资源有丰富的经验,擅于提高平台价值和用户认同感。

优联互通参与过多家企业新项目孵化,在平台的定制化方面能提供有效建议,如果你对搭建自平台有疑惑,关注优联互通,查看最新数字经济新讯息。


相关推荐

租客网深度掌握了用户心理,用个性化服务给予顾用户家的归属感!

在全国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进程中,越来越多人奔涌向城市,大城市的火车站、机场,一批批毕业生,一群群打工仔,到处都是想要在这里扎根的人。大家从一开始的安身立命,慢慢对城市生出家的渴望来。与此同时,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影响下,人们对居住的观念以及消费理念悄悄发生了改变。租房,正在成为了越来越多人的选择。人们越来越渴望租到的不仅是居所,还有生活,还有家。大家租房的途径越来越多,大致归为线上和线下两大类。互联网时代大家为了便捷更是以线上租房为主流。在那么多线上租房平台中,许多人可能不知如何抉择。租客网平台就有着独特的优势。1、简约风格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人们都追求极简生活,越简单的东西,越是容易被人们接受。租客网的平台界面简洁明了,模块清晰,对于人们的功能性使用和选择时更加方便。有的租房平台功能模块也不少,颜色也更缤纷,但是却让人眼花缭乱,产生疲惫感。考虑到租房的受众真正的需求,其实人们往往偏爱简单事物,因为它不会增加我们的认知负荷。2、精准确立选择范围很多人都有“选择困难症”,当同时面临多个选择时,就会迷茫。租客网最主要的租房功能臻于服务大众。对于租房受众来说,租客网的分类清晰,人们可以在地图中根据信息归类筛选,精准定位到自己想要的房源信息。人们喜欢有所选择,但不喜欢太多选择。当选择过多时,人们有可能变得焦虑,注意力分散甚至沮丧。租客网就为平台租客提供了选择的便利。3、个性化服务心理学中有一个鸡尾酒会效应,人们即使在充满噪音的环境中,也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和某个人的谈话上,因为我们总是喜欢关注与自己最相关的个性化信息。租客网的租客惠板块有许多吃喝玩乐的项目,将附近的好吃好玩汇聚在一起,配合优惠活动给予受众多样式服务。对于一个进入城市需要租房的人来说,到达自己不熟悉的地方会有些微不适,而熟悉的最快方法就是附近的吃喝玩乐,饮食也是人们的刚需。所以租客网很巧妙的为租客提供了居住条件以外的“缤纷生活”,满足了客户个性化体验。4、契约精神当然,租房关系本质上也是合约关系,获得用户的信任也很重要,租客网通过租客安全、合伙人验证等板块,为用户建立了良好的权益保障体系。同时,给予用户良好的操作体验。首次下载租客网进入浏览界面是不需要登记太多信息的,这就保障了用户的隐私,也提升了使用租客网APP的舒适感。当用户想要租房或者出租以及成为合伙人时,会跳出需要完善信息的界面,给用户与租客网合作的安全感。租客网正是因为深度掌握了用户心理,用简约风格的版面吸引有实际需求的用户,用细致的定位选择方式为用户节省时间精力,用个性化服务给予顾用户家的归属感,用契约精神保障用户权益。从而营造出一个有爱有温度的租房平台,让身在漂泊之旅的千万租客既能“安身”,也能“安家”。

2020年09月11日 10:43

直租房源有限,为了应届生方便与安心,可直接在租客网租房!

六月盛夏,各高校的毕业季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每年的毕业季租房热潮将从5月份开始持续到9月份,研究生租房则更早,从每年的3、4月份开始,今年各种租房新趋势层出不穷。趋势一:一线城市就业比率下降,二线城市人才吸引率提高近年来,除了北上广深等资深一线城市对全国应届毕业生的持久吸引力外,各新一线城市与二线城市也正在拥有越来越强大的人才吸引力,尤其是杭州、西安、南京等城市租房市场交易量增速明显高于一线城市。这背后是各项人才战略政策的实施和更加宽松的落户政策。在《2019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中显示,近年来本科毕业生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的就业比例从2014届的25%下降到了2018届的21%,而在杭州、成都等“新一线”城市的就业比例从2014届的22%上升到了2018届的26%。毕业时在“北上广深”就业的毕业生中,三年内离开的比例明显上升,从2011届的18%上升到了2015届的24%。许多在北京的毕业生表示:在北京上大学,回老家可以找到相当好的工作。尤其是在老家所在省份的省会城市,既离家近,又能找到好工作。趋势二:整租经济压力大,合租不容易找多名即将在北京就业的毕业生表示:和租金较低但位置偏远的房源相比,他们更愿意选择价高但交通便利的租房,缩短工作日的通勤时间。但交通便利的房源中,一居室的整租价格超出大多数人心理预期,三居室及以上则意味着需要与多人合租,因此对大部分毕业生来说,最佳选择是“和同学或者朋友合租一套价格适中的两居室”。趋势三:直租少,房源多被中介掌握“吃差价”针对线上线下多种租房途径,面对中介介绍和房东直租,应届毕业生各有不同的选择与考虑。有毕业生认为:中介可以帮双方筛选出合适的对象匹配,对双方都更有保障。房东直租很难保证双方是不是处于同一或者接近的消费水平,虽然直租相对便宜,但在资金安全上缺少保障。同时是房屋的装修和设计也是影响毕业生租房的一个关键因素。很多毕业生看过一些经中介平台重新装修的房源后,再看房东直租或者未经装修的普通房源,表示心理落差太大了。此外,直租房源有限,更多房东选择将闲置房源交给中介打理,为了谋求方便与省心,部分房东表示:对中介重新装修房屋也不反对。导致现在租赁房源大部分被二房东和中介掌握,租赁市场形成了“吃差价”的现象,部分租金出现虚高。就目前租赁市场上出现的直租少、中介多、房租虚高等问题,租客网平台积极鼓励个人房东直接发布房源,从而减少中间环节,对于调控房租具有积极意义,通过平台建立的用户信用体系和平台人员对房源的实地登记核实,保证房源信息的真实性。同时租客网也再次提醒广大毕业生不要轻信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房源,毕业生可在租客网输入租房目标地段、房型、租金区间等条件后进行筛选,也可参照平台在网上的报价进行租房。

2020年06月04日 11:39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